<code id='vyBbXPImfy'></code><style id='vyBbXPImfy'></style>
    • <acronym id='vyBbXPImfy'></acronym>
      <center id='vyBbXPImfy'><center id='vyBbXPImfy'><tfoot id='vyBbXPImfy'></tfoot></center><abbr id='vyBbXPImfy'><dir id='vyBbXPImfy'><tfoot id='vyBbXPImfy'></tfoot><noframes id='vyBbXPImfy'>

    • <optgroup id='vyBbXPImfy'><strike id='vyBbXPImfy'><sup id='vyBbXPImfy'></sup></strike><code id='vyBbXPImfy'></code></optgroup>
        1. <b id='vyBbXPImfy'><label id='vyBbXPImfy'><select id='vyBbXPImfy'><dt id='vyBbXPImfy'><span id='vyBbXPImfy'></span></dt></select></label></b><u id='vyBbXPImfy'></u>
          <i id='vyBbXPImfy'><strike id='vyBbXPImfy'><tt id='vyBbXPImfy'><pre id='vyBbXPImfy'></pre></tt></strike></i>

          世界杯赌球去哪里赌

          2018-04-26 03:51:11 来源:造句网

            “我们更喜欢荷兰队,西班牙队已经赢得够多的了,他们应该让位了,他们根本不会得到巴西球迷的支持。”一个在球迷广场中穿梭贩卖饮料的小伙子告诉记者,“至于我们讨厌迭戈·科斯塔,那是肯定的,他是叛徒,没有好下场。”

            25岁的迭戈·科斯塔是一名攻击能力极强的前锋,博斯克带他来巴西的确是一个值得商榷的议题,从技术层面上讲,西班牙队的战术体系需要一个前场的游动支点,而更愿意单干的迭戈·科斯塔显然不是这种类型的前锋。更重要的是,将其召入国家队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对巴西球迷的挑衅:迭戈·科斯塔在巴西出生,并曾在非正式热身赛中代表巴西队出场,但去年10月,拥有巴西和西班牙双重国籍的迭戈·科斯塔向国际足联提出申请,声明自己愿意只为西班牙队效力,全然不顾巴西主帅斯科拉里对他表示的热情,一向爱憎分明的巴西人立刻将其列入“黑名单”。比赛中,只要迭戈·科斯塔触球,球迷广场便是嘘声一片。

            因此,荷兰人在下半场掀起的进攻风暴,让聚在这里的上千名球迷几近癫狂,而西班牙球迷彻底没了脾气。

            “小组赛第一场就遭遇这样的情况,我现在的感觉非常糟糕,然而,又必须鼓起勇气接受失败。”西班牙队主教练博斯克在赛后承认,这场失利对球队的打击超过以往,“上届世界杯,我们小组赛第一场比赛也输给了对手(瑞士队),但这次的情况完全不一样。4年前,我们只是输掉一场比赛,但今天这场失利,会让我们的士气受到很大影响,这是一个非常脆弱的时刻。”

            如果1:5的比分算是意外的话,西班牙球员的颓势却在情理之中,下半时阿隆索被换下场,失去保护的西班牙队后场立即变成开阔地带,“吊打”两字形象地说明了荷兰队对西班牙队压倒性的心理优势,4个进球接踵而至,荷兰队主教练范加尔甚至有些担心队员的状态来得太早。

            “我们能够打败西班牙队,很重要的一点是,西班牙队对于控制比赛有些痴迷,总是沉浸在自己的节奏里,过去的20年,我也一直希望做到这一点,但这并不现实,没有人可以永远保持攻击状态。”范加尔对比赛的点评,也是对西班牙战术的委婉批评,“我们应该根据场上的形势来作出正确的选择。”

            联赛极限赛程压榨球员血汗

            今年6月,国际足联公布了最新一期国家队排名,西班牙队仍然高居榜首,但巴西世界杯很可能成为该队重建的起点。卫冕冠军无法回避主力球员在精神层面上的疲倦感,小组出局的危机已经切切实实摆在斗牛士面前,ESPN的评论认为,西班牙的黄金一代即将衰落,“他们逐渐失去统治力,这是正常现象,现代足球的节奏不断加快,每个冠军都有被淘汰的一天”。

            1个月前,后防领袖普约尔的退役,使得西班牙队彻底失去在困境中爆发的精神动力。皮克在赛后接受美联社记者采访时谈到,球队精神面貌不佳是“惨案”的主因,“球队的整体感觉不好,精神面貌很差,上半场我们还有优势,但下半场开始崩盘,我不认为这是战术危机,但我们必须振作起来才有希望继续前进”。

            但西班牙重新振作的前景并不光明,球员在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疲劳,很难在短短3天内彻底恢复。来自亚特兰大《城市实验室》的数据表明,西班牙队中所有球员均在欧洲超级联赛中效力,由巴萨球员、皇马球员和马竞球员搭配而成的主力阵容,在过去的一个赛季里人均比赛超过50场——联赛、国王杯赛和欧冠三线作战的密集赛程,让球员已经透支了太多的能量:4月,皇马和巴萨打了国王杯决赛;5月中旬,西甲联赛结束马竞登顶;1周后,皇马和马竞又打了欧冠联赛的决赛。漫长的征战过后,西班牙球员只能咬紧牙关应对世界杯大赛。

            和西班牙球员的疲惫相比,荷兰队3大核心球员完全是以逸待劳:范佩西所在的曼联,本赛季基本上单线作战,斯内德从国际米兰转会至加拉塔萨雷,欧冠联赛1/8决赛输给切尔西后,也只需应对国内联赛,罗本效力的拜仁慕尼黑,早在今年3月就锁定德甲联赛冠军,4月欧冠联赛输给皇马后,就开始为世界杯调整状态,两相对比高下立判。

            以欧洲五大联赛为例,商业化程度逐年加深的联赛,对球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4年一届的世界杯赛事固然关系重大,但球员安身立命的唯一手段仍是效忠于联赛。这就不难解释为何西班牙队在小组赛首战中力不从心,而联赛与国家队之间“忠孝难以两全”的矛盾,至少目前还处于难以调和的状态——阿根廷前锋梅西今年赛季末段在俱乐部的表现不如以往抢眼,有媒体猜测梅西特意有所保留,以便在世界杯上发力。尽管这种猜测没有可靠的证据支持,但联赛和国家队兼容性不高却毋庸置疑。

            事实上,对于效力于顶级豪门的欧洲球员而言,苦日子还在后面——欧足联今年3月通过决议,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之后,一项名为“欧洲国家联赛”的赛事将进入运作阶段,被球迷讽刺为“榨干球员最后一滴血”的这项赛事,每两年举行一届。按照欧足联的计划,54个欧足联成员国将分为4个级别,在9月~12月进行主客场双循环比赛,比赛安排在国际足联比赛日进行,这意味着欧洲球员很可能全年无休。

            抛开赛事主办机构和转播公司等利益集团的收获不谈,“欧洲国家联赛”对世界杯的冲击力可想而知——无论欧足联和国际足联争斗的结果如何,血肉之躯的球员已经被抛进“搅拌机”里,世界杯将不再是职业球员的最大向往,国内联赛、国家队联赛交织成的密集赛事网络,足以让他们疲于奔命。

            本报圣保罗6月14日电

            关于长征中的四渡赤水战役行动,萧华在《长征组歌》中唱响“四渡赤水出奇兵,毛泽东用兵真如神”。毛泽东用兵的确如神,但同时,军委总参谋部二局(军委二局)准确及时的情报,在此过程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关于军委二局在长征中的作用,毛泽东曾说过:二局是“走夜路的灯笼”,我们是打着这个灯笼长征的,没有二局,长征是很难想象的。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被迫实行战略转移。在此后一年的征战中,红军一直被追击、围堵,没有固定的根据地,地下党也无法及时与之联络。在这样的情况下,军委二局几乎是唯一的情报来源,为长征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根据情报,中央红军提前近一个月突围

            中革军委二局是红军总司令部中从事无线电技术侦察的机要部门。红军长征出发时二局的组织序列是:局长曾希圣,副局长钱壮飞。一科负责破译,仅有科长曹祥仁、副科长邹毕兆2人;二科负责(校)译电,科长李作鹏,译电员有段连绍、陈仲山、叶楚屏、戴镜元等;三科(侦收)科长胡立教,侦收员有李力田、钱江、李行律、唐明、胡备文、贺俊侦、李廉士、刘少宏、雷永通、陈铭兴、叶根等。全局共有侦察电台6部,技术人员30余人,另有警卫分队、运输队、炊事班、饲养员数十人。

            按原计划,红军突围转移的日期应为1934年10月底,或11月初,而实际上提前了近一个月。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二局的侦察工作非常出色,及时向中央报告:国民党将提前发动大规模进攻。共产国际驻江西苏区的军事顾问李德说:

            “我们从破译的电报中获悉,蒋介石指示把发动新的大规模进攻的日期提前了大约一个月。在九月的最后几天中,蒋介石的主攻部队的确同时行动起来了。由于我们的侦察工作做得十分出色,党和军队的领导才能及时对计划作出相应的修改。”

            黎平转兵,秘密“武器”初显锋芒

            长征途中,红军抢渡湘江后,蒋介石清楚贵州方向国民党军布防薄弱,于12月2日,蒋介石将其5路“追剿”军改为两个兵团,企图将红军在诱往湘西的路上歼灭,并命令黔军王家烈部队在锦屏、黎平一线阻击红军西进。

            面对如此严重的敌情,博古、李德仍然固守其事先制订的战略计划,于12月3日命令红军西进龙胜,准备之后北上湘西,同红二、六军团会合。12月11日,红军占领通道县后,中央政治局委员召开临时会议讨论红军战略转移的前进方向。毛泽东在会上力主转移,提出西入贵州创造新根据地的建议。虽然会议进行了激烈争论,但博古、李德坚持同二、六军团会合的计划。

            12月18日,中央政治局在黎平召开会议,再次讨论红军转移的战略方向问题。毛泽东据理力争,坚决主张转兵贵州。会议再次发生激烈争论。虽然博古等想继续坚持原议,但在铁的事实和军委二局准确的情报面前,大多数同志支持并决定采纳毛泽东的意见。

            假冒蒋介石密电,为红军渡乌江争取了时间

            1935年红军指挥部根据曾希圣二局破获的情报,采取了避实击虚的灵活战术,带领红军在国民党40万人的围堵缝隙中穿插移动,在四渡赤水中争取了主动,走出了危局。

            1935年3月,红军主力第四次渡过赤水河,南下抵达金沙县安底附近,准备南渡乌江。这时曾希圣从蒋介石调动军队的电文了解到,国民党的周浑元、吴奇伟2个纵队6个师部队正由安底西北一带往东南方向逼近红军主力,一天后很可能会与红军主力遭遇,同时在乌江南岸20多公里处,还有国民党军3个师的部队。红军主力要保证安全渡江至少要三天时间,双方部队若交锋,必然会是一场恶战。

            当晚红军指挥部灯火通明,领导人员开了很长的会议研究对策。曾希圣在会议上提议,二局的破译人员对蒋介石电文的语言规律、用词都比较熟悉,能不能利用掌握的国民党军的口令和电文格式,假冒蒋介石密电,命令这两支部队改变行进路线,令他们晚些抵达安底一带,争取时间让红军渡过乌江。

            这一提议得到上级的赞同,大家认为,只要电报内容不太过直白,国民党军应该不会察觉。根据指示,曾希圣让军委二局人员以蒋介石的语气,向这两支部队发出了“继续前进”电令。假电报发出后,一直朝着东、南两个方向前行的国民党周浑元、吴奇伟部接获密电后深信不疑,部队果然没有改变方向,“奉命”继续向泮水、新场、三重堰方向前进,使得国民党部队的包围圈扩大,与红军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三天后,红军顺利渡过乌江,队伍长驱南下甩掉了国民党20多万的堵截大军,避免了一场血战。

            多次为红军战略转移抢占先机

            南渡乌江后,军委二局继续发挥秘密“武器”的作用,一再为中央红军的战略转移抢得战略先机。4月8日,中央红军穿插至贵阳东面的贵定、高寨等地。二局又侦得云南方面守备空虚的准确情报。毛泽东等领导人命令红军除留在乌江以北的红九军团外,全部由贵阳、龙里之间南插直入云南,将国民党军围堵红军的40万大军抛在了贵州。

            进入云南后,二局发生了一个大的变故,参谋陈仲山不幸掉队被俘,随身所带的情报泄露了二局的破译能力。云南军阀龙云急电蒋介石。报告说:红军已将国民党军各方来往的电报完全翻译成文,无怪红军对国民党军的行动都甚为明了,知所避趋。蒋介石接到报告后,知道所产生的后果严重,立即命令另行编印多种密码,每部电台各发10种秘本,每日调换,每10日再另发10种密码。军委二局的同志则加班加点,通宵达旦地进行研究,以致行军中常常被绊倒,或从马上摔下来,仍然克服了一个又一个难题,破译了大量有价值的密电。

            在转战云南的日子里,二局破译了蒋介石企图在云南围堵红军的命令和部署,使红军抢在“追剿”军到达前,于5月9日全部顺利地北渡金沙江。蒋介石又重新部署,企图叫中央军、滇军、川军配合,在金沙江以北、大渡河以南“围歼”红军,结果电报又被二局破译,红军抢先渡过大渡河,飞夺泸定桥。接着,中央红军又根据二局的情报,攻占川军把守的天全、芦山,保证红军顺利翻越大雪山,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

            7月中旬,中央红军攻下松潘附近的毛尔盖。此时,军委二局从无线电侦察中得知,国民党军胡宗南部主力已在松潘完成集结,薛岳兵团也进至平武地区向胡部靠拢。显然,红军如果再攻打松潘,不但可能打不下来,而且还有被敌“围歼”的危险。于是,中央决定红军改走草地进入甘南,避免了可能出现的重大损失。

            关于二局在长征中的作用,毛泽东曾说过:二局是“走夜路的灯笼”,我们是打着这个灯笼长征的,没有二局,长征是很难想象的。可以说,军委二局的无线电侦察在长征中是红军总司令部正确指挥的前提,有了这个先进的技术侦察手段,毛泽东的战略决策和军事指挥能力得到了充分发挥。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上周,两院院士大会的召开引起了公众广泛的关注。在这次会议上,关于我国院士的遴选、推荐和退出机制都有了新的说法。而这些所谓新的说法,条条都在回应着此前公众关心的院士制度行政化、功利化等等颇为尖锐的问题。今后,我国的院士要怎么选?两院的大门将会是否会有进有出?

            院士是国家设立的科学技术或工程科学技术方面最高的学术称号。从两弹一星到载人航天再到杂交水稻、超级计算机,长期以来院士群体在推动科技界出成果、出人才方面发挥了巨大的的作用。截止2013年全国累计有2149名杰出的科技工作者当选为两院院士,其中1545人在世。国家科改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王志刚表示院士群体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着不可取代的中坚作用。

            王志刚:院士群体在院士制度实行以来,为我国经济社会和国家安全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一点我们应该充分肯定。而院士群体也是我们国家科技界乃至在全社会都是非常杰出的一群代表。

            但不容否认,院士制度此前也确实存在一些顽疾,比如屡禁不绝的“助选拉票”、“集成包装”,再比如个别院士兼职过多,少数院士甚至存在违反科学道德或品行不端等突出问题。因此,院士制度又一次走到了大修的十字路口。

            王志刚: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改革院士制度。这中间我想既有发展的问题又有现在存在的一些问题。所谓发展问题是指从我们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来讲更多的需要科技的支撑。所以十八大提出创意推动发展战略。在院士制度先行当中确实有些制度性的问题,另外还有极个别院士在遵守院士章程和制度方面也有一些不规范这些都需要改革来完善他。

            迄今为止两院院士章程已历经数次修订,而此次修订被认为是为修改最多、力度最大的一次。中科院院长白春礼指出:章程的主要修改体现在尽可能的在院士遴选当中。一是排除非学术方面的干扰。把院士的推荐聚焦在主要由院士自身推荐和学术团体推荐这两个方面。把院士推荐回归到他的荣誉性和学术性。

            具体来说,新修订的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章程在提名途径、遴选机制和退出机制方面都做了具体规定来保证院士头衔的荣誉性和学术性:

            提名途径方面,院士候选人提名途径缩减至两种,部门和地方政府组织遴选的做法今后不再保留。

            遴选机制方面,候选人想当选需要全院院士投票终选,此举有利于更充分地行使院士民主权利,有利于进一步提高当选院士的认可度,也有利于加强对交叉学科候选人的把关。

          责编: